主页 > 社会人 >

你是不是“社会人”?小猪佩奇说了不算! 社会辞典

编辑:凯恩/2018-11-24 23:00

  社会人,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指通过社会化,获得社会认可,具备完整的社会与自然双重属性的人。这是一个与“经济人”“绝对理性人”相对的概念。

  但是,日常生活中我们调侃的“社会社会”,教导主任说的“穿得流里流气像个社会人似的”等等,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现在我们所讲的“社会人”是一个很难定义的概念,因为每个人心中社会人的形象都不一样,我们只能简要通过一些词语来勾勒出来“社会人”的形象。

  社会人大多本是普通人,由于大家日常生活中压力大的情况下对周围人的一种昵称。

  社会是一个具有包容性的场域。社会人则是处在社会场境中,被社会化了的,具有某些普遍的特征的个人。

  江湖气质,水深,老炮儿。人际关系中深谙某些潜规则并能够玩转的有经验的人。

  这里的“社会人”指的是那些与正常的人行为有所不同,并且与其他人的价值观有所不同的一类人群。

  我们可以看到,大家心中的“社会人”,是相对于“白道”的“黑道大哥”;是相对于“体制内”的“社会闲散人员”;是相对于“正统”“官方”“西装革履”的“纹身大花臂”“非主流”“杀马特”;是相对于“有个安安稳稳的正经工作”的“社会闲散人员”;是相对于庙堂的江湖道义;是相对于“学生气”“书生气”的“社会气”……

  简言之,我们也许可以姑且认为,社会人就是由以往“社会闲散人员”发展而来的一个概念,指那些传统观念、主流价值观之外的人。

  计划经济时期,一切经济活动由国家安排调节。人们的工作也是采用分配制。大学毕业由国家分配工作,或者实行顶替制度,直接子承父业,接下父辈在工厂的铁饭碗。

  有一个国家系统内的工作,就是体制内的人。体制内的工作,稳定、待遇优厚,同时社会地位高,因而哪怕到现在,很多人都认为找一份体制内的工作,是非常体面又有前途的。

  而由于这个“单位”,既是经济组织,又是国家政治体系的基层组织,身处这样一个场域内,必然需要将自己的行为向着国家主流意识形态与正统观念的方向来规范。

  而与之相对的,就是体制外的“社会上的人”。他们的工作极具灵活性(甚至很多人没有工作,整天无所事事地游荡,而这也正是我们对社会闲散人员、混社会的这些人的最初印象),可能赚得多,但是随之而来的是高风险。同时由于没有国家财力保障,普遍福利低,社会声望低,影响力也较弱。

  缺乏了“单位”的管制,“社会人”就显得自由自在得多。同时由于处于市场的激烈竞争之下,相对于安逸的一眼望到头的体制内岗位(当然,哪里都有勾心斗角),社会人更加褪去了书生气,处事可能更加圆滑、经验丰富、有手腕。

  所以,教师和商人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在政府机关上班的王处长,绝对不可能像Tony老师一样,留着染过色的长发,穿着紧身皮裤。

  就连一向T-shirt加牛仔裤的富可敌国的扎克伯格,来到国会山也需要“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穿上一身帅气西装”。这一方面是表示重视,另一方面也是对正统观念与国家力量的迎合。

  尽管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人从“体制”中解放出来,也有很多人被市场以高薪回报了其脱离稳定的勇气。社会上很多人(主要请参照老一辈在子代找工作时的意见)仍然会以体制内的工作作为一个“正经的”“有前途的”“有保障”的工作的典范。

  同样的,我们也依然在使用“社会”这个词,来指代那些具备计划经济时期“体制外社会人”群体特征的人们。虽然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复杂,单一一个词已经很难对社会做出什么概括。

  这个词经过了“社会闲散人员”、“混社会的”、“社会青年”等等,最终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社会人”。

  从“社会闲散人员”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今天“社会人” 的影子,没有稳定的“正经工作”、由于没有规束而不符合正统规矩的审美与打扮、江湖气,甚至游离于灰色地带。

  但是,在随时可以辞职跳槽、人人宣扬个性的今天,在连大学校园也越来越融入于市场与社会的今天,谁又不是个社会人呢?

  小众的,可以被主流认可的非主流的表现形式下,具有令人放松或者戏谑性的元素。

  太阳底下无新事,社会人这个群体从未消失,但是频频进入大众视野,快手抖音等大众直播平台功不可没。

  而在抖音“社会人”的标签之下,一个群体非常显眼:东北小伙儿们。无怪乎提到社会人,就有人提到

  1.东北话易懂,全国人听东北话基本上没有障碍。这使得东北人相对于方言不易理解的南方社会人们有了天然的传播优势。

  2.东北人性格开朗豪爽、表达欲强,再加上东北话天生带着喜感,使得这个群体很容易受到欢迎。

  3.东北老工业基地经济衰落,经济情况较差,加之一旦成为网红会得到的经济效益的刺激,很多东北人纷纷抱着“弄着玩”与“万一红了呢”的心态,登上了快手。

  原因主要是城乡二元结构、快速城镇化历史的进程。乡村/低线城市的教育程度不高群体进入城市务工,遇到短期不可解决的社会压力(主要为财务压力、背井离乡孤独感和不被城市文化认可的抽离感),在家乡原生文化、同伴文化的影响下进行群体“创作”,从而产生”社会”这一新的标签。

  我认为社会人是当代社会青年人的生活压力大的情况下产生的正常的现象,不会对社会产生较差影响,反而会调节生活情绪,提高生活乐趣。

  产生原因很复杂....目前的情况下,我国发展呈现出经济中速发展以及贫富差异显现的现状,致使部分人员在这种差异中产生了快速获取名利的渴望,心态失衡,并伴随普遍的过早脱离受教育环境或者社会化的过程直接进入社会追求个人发展,而这些人进入的领域也不完全是是传统的经济生产领域(如互联网领域等),这部分人甚至会在某些时候采取非常规的做法。现在这种现象也在扩散。

  当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体制化的工作场域,谁不想在无拘无束的“社会”中去喘口气?

  而在“社会人”这个词更多呈贬义的时候,“小猪佩奇”这个符号与“社会人”的联结,又让“社会人”褪去了一些贬义,多了一抹童趣,同时这两者之间的反差萌,也应和着在现在青年人之中流行的戏谑文化。

  纹身原来都是很夸张的龙啊,虎啊,很狂野的那种。纹个小猪,有点反差萌,所以大家也就不排斥了。